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55678报料 >

十年未可乘长风一羽凌霄上碧空拂去云烟十万里来看黄河落日红。

发布日期:2019-07-03 23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该诗歌源自散文《黄河之水天上来 》(原刊于《人民文学》1979年第6期)

  刘白羽,现代著名作家。1916年9月生,北京人。1936年在《文学》月刊上发表短篇小说《冰天》,开始走上文学道路。1937年出版短篇小说集《草原上》,翌年春赴延安。抗战期间投身敌后战场,写出《五台山下》、《太阳》、《幸福》等小说。解放战争时期转战东北,写有小说《无敌三勇士》、《政治委员》,报告文学《光明照耀着沈阳》等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担任文化领导工作的同时,发表了《日出》、《长江三日》等大量散文通讯。晚年笔耕不辍,写有四部长篇:报告文学《大海》(朱德的前半生),小说《第二个太阳》(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),回忆录《心灵的历程》(获中国传记文学奖),小说《风风雨雨太平洋》。历任中国作协副主席、名誉副主席,文化部副部长,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。刘白羽因病于2005年8月24日去世。

  细雨蒙蒙的秋天,我从北京乘飞机到兰州,机上即兴吟诗一首:“十年未可乘长风,一羽凌霄上碧空,拂去云烟十万里,来看黄河落日红。”

  不过,说实在话,兰州的黄河令我失望。黄河在我记忆中永远是奔腾呼啸的激流啊!第一次给我的印象特别深。那是40年前了,我从风陵渡口眺望黄河,滚滚狂涛冲着巨大冰排,万雷轰鸣,天崩地裂,一泻而下,那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气概呀!兰州的黄河未免太安逸平静了。

  到兰州后,一连落了几天雨。一个下午,我静静地望着窗外那巍然耸立的碧森森的皋兰山,这整个窗口就像给烟雨笼罩着的湿蒙蒙绿茫茫的一幅画。一阵惊喜微微颤过心头,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呀!的确,生活有迂回曲折的画廊,一下是幽深的峡谷,一下是开阔的原野,谁知当我埋怨兰州的黄河平淡无奇的时候,就在离兰州不远的地方,黄河向我显示了雄美壮观的景象,这就是刘家峡。

  霁雨初晴,西北高原阳光格外灿烂。也许是延安生活在我心中的再现,我总觉得空中响着牧羊人的嘹亮歌声。汽车时而穿行于 碎石如斗的山谷之中,时而奔驰在辽阔的高原之上。远望刘家峡,层峦叠翠,静 谧安详,谁料汽车转折而下,驶到刘家峡电站大坝底下的时候,突然冲入淋漓大雨之中。我非常惊讶,天上晴空万里,哪儿来的暴雨呢?我下车转身一看,怔住了,我看到的是什么?如乌云乱卷,如怒火,如狂飙。这些乌云先是从下面向上喷射,喷到半空,又跌落下来,化成苍苍银雾。这一卷云雾,给阳光照得闪亮,又飞上高空。乌云白雾,上下翻腾,再向上,如浓墨,如淡墨,像核爆炸时的蘑菇云,直耸高空,巍然不动,这场景真是有点惊人。原来接连落了几天雨,水位陡增,水电站提起溢洪道的一扇闸门,刚才所见,就是黄河之水从溢洪道喷射而出的情景。我再举首仰望,只见 馋岩壁立,万仞摩天,峡谷之内,烟雾缭绕,浪花飞溅,发出千万惊雷的轰鸣。我到坝顶俯视,才看清黄河有如无数巨龙扭在一起飞旋而下,在窄窄两山之间,它咆哮,它奔腾,冲起的雪白浪花比岸上的山头还高,是激流,是浓雾,旋卷在一起,浩浩荡荡,汹涌澎湃,远去,远去,再远去,整个黄河都为白烟银雾所笼罩。

  可是没料到,我真正一览黄河的雄伟神姿,是在从乌鲁木齐飞回北京的飞机上,眼前一片飞云骤雨,升上高空,忽然一道灿烂阳光透过舷窗射在我脸上,急忙向下看,云雾里巍然耸立着雪峰,白得如同冰霜塑出的,像是那里刚刚落过一阵大雪,这是何等雄伟的冰雪海洋啊!

  飞机继续上升,下面出现了莽莽云流,向后飞速驶去,望眼所及之处,有一道整整齐齐的白云线,云线上悬着一条蓝天。飞机再上升,下面完全是旋卷沸腾的云海怒涛了。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云海忽然逝去,下面展现出一望无际的深褐色大地,阳光从上面像千万道聚光灯照射下去。一种出乎意外的梦幻般的奇景突然出现了。我想一个人一生一世也许只能见到这样一次吧!在这茫茫大地之上有一条蜿蜒盘旋的长带。这个长带有的段落是深黑色的,有的段落是银白闪光的。开始我茫然不知道这是什么,仔细看时,才知道是黄河。这苍茫无垠的母亲大地啊,是它的乳汁,从西北高原喷射而出,哺育着千秋万代子子孙孙。它纵横奔驰,呼啸苍天。这条浩荡的黄河,一下分散作无数条细流,如万千缨络闪烁飘忽;一下汇为河流,如利剑插过深山。多么辽阔无际的西北高原啊!高原上空,无数美丽的发亮的银白色云团,飘忽闪烁,如白玫瑰随风漂浮。这时那一曲牧羊人的歌声又嘹亮地响起,不过,这一次它不是在空中,是从我心中飞出,飞下长天,飞下黄河,随着惊涛骇浪而飞扬,而回荡。

  [品读]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这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对黄河气势的夸赞。黄河之水从天而降,一泻千里,东走大海,气魄宏伟,势不可挡。要表现黄河如此磅礴的气势,非具有黄河般宽阔的胸怀不能为之,非握如 椽之笔不能为之。现代著名散文家刘白羽,就以其广博的胸怀和如 椽之笔绘出了黄河雄美壮观的景象。

  文章是以自己的一次旅行为契机,集中笔墨突出抒写刘家峡看黄河以及高空看黄河两部分内容。这篇作品艺术上的第一个特点是,选择的观察角度十分精当。一从陆地上观察,一从高空中鸟瞰。从陆地上观察,先是仰望,再是俯视。尽管从陆地上立足一点看黄河只能取局部之情景,但作者善于调整拍摄镜头,从上、下两个不同的角度来展示黄河的壮美,这就起到了略去其它,强化主体的作用。从高空中鸟瞰黄河,视野更加开阔,居高临下。把黄河放在更辽阔的背景中,更能展现其雄伟神姿。

  第二个特点是抓住景物的特点,写景细致生动,想像丰富。作者抓住黄河雄美壮观的特点,以生动的笔触进行了细腻的描绘。写刘家峡电站大坝看黄河之水,既写了远望之景,又写了近观之景;既有仰望所见,又有俯视所见。这似乎还不够,作者还要描写黄河的全貌。于是作者又浓墨重彩地渲染了一幅高空观黄河的壮美画卷。茫茫的大地之上,黄河成了一条蜿蜒盘旋,黑白相间的长带,它纵横奔驰,呼啸苍天,其气势之大,撼人心魄。“白雪、白云、蓝天、深褐色的大地、深黑色、银白的闪光河段。”等等意象色彩斑斓,如诗如画。“怒火、狂飙、蘑菇云、聚光灯、巨龙、缨络、白玫瑰、利剑”的比喻,形象新奇,想像奇特,如梦如幻。

  融情于景,借以抒写壮怀激烈的诗情,是刘白羽散文的艺术特色,也是此文的第三个特点。作者并非单纯摹写黄河之景,而是处处融入自己豪迈奔放的激情。如“黄河在我记忆中永远是奔腾呼啸的激流啊!”那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气概啊!”“这苍莽无垠的母亲大地啊......”“多么辽阔无际的西北高原啊!”等等饱含感情的句子,直抒胸臆,激情澎湃。作者赞美祖国山河的壮丽,其实是在抒发热爱祖国的强烈的思想感情。

  结构紧凑严密,曲折有致是本文的第四个特点。刘白羽以为“好的结构,应当不是平铺直叙,而是波澜四起。”文章开头用一首诗表达“我”想看黄河的急切心情,第二段却又一转,写兰州的黄河令“我”失望,当我埋怨兰州黄河的平淡无奇之时,刘家峡却向我展示了黄河的雄美壮观。到此为止读者会认为作者已经心满意足了,但作者用“可是我没有料到”又进一步纵深描绘其雄伟神姿、先抑后扬,层层推进,真可谓尺水兴波,一波三折。结尾“这时那一曲牧羊人的歌声又嘹亮地响起....”一句即与第四段的“我觉得空中响着牧羊人的嘹亮歌声”遥相呼应,又升华了主题。

  展开全部该诗歌源自散文《黄河之水天上来 》(原刊于《人民文学》1979年第6期)

  刘白羽,现代著名作家。1916年9月生,北京人。1936年在《文学》月刊上发表短篇小说《冰天》,开始走上文学道路。1937年出版短篇小说集《草原上》,翌年春赴延安。抗战期间投身敌后战场,写出《五台山下》、《太阳》、《幸福》等小说。解放战争时期转战东北,写有小说《无敌三勇士》、《政治委员》,报告文学《光明照耀着沈阳》等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担任文化领导工作的同时,发表了《日出》、《长江三日》等大量散文通讯。晚年笔耕不辍,写有四部长篇:报告文学《大海》(朱德的前半生),小说《第二个太阳》(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),回忆录《心灵的历程》(获中国传记文学奖),小说《风风雨雨太平洋》。历任中国作协副主席、名誉副主席,文化部副部长,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。刘白羽因病于2005年8月24日去世。

  细雨蒙蒙的秋天,我从北京乘飞机到兰州,细雨蒙蒙的秋天,我从北京乘飞机到兰州,机上即兴吟诗一首:“十年未可乘长风,一羽凌霄上碧空,拂去云烟十万里,来看黄河落日红。”

  不过,说实在话,兰州的黄河令我失望。黄河在我记忆中永远是奔腾呼啸的激流啊!第一次给我的印象特别深。那是40年前了,我从风陵渡口眺望黄河,滚滚狂涛冲着巨大冰排,万雷轰鸣,天崩地裂,一泻而下,那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气概呀!兰州的黄河未免太安逸平静了。

  到兰州后,一连落了几天雨。一个下午,我静静地望着窗外那巍然耸立的碧森森的皋兰山,这整个窗口就像给烟雨笼罩着的湿蒙蒙绿茫茫的一幅画。一阵惊喜微微颤过心头,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呀!的确,生活有迂回曲折的画廊,一下是幽深的峡谷,一下是开阔的原野,谁知当我埋怨兰州的黄河平淡无奇的时候,就在离兰州不远的地方,黄河向我显示了雄美壮观的景象,这就是刘家峡。

  霁雨初晴,西北高原阳光格外灿烂。也许是延安生活在我心中的再现,我总觉得空中响着牧羊人的嘹亮歌声。汽车时而穿行于 碎石如斗的山谷之中,时而奔驰在辽阔的高原之上。远望刘家峡,层峦叠翠,静 谧安详,谁料汽车转折而下,驶到刘家峡电站大坝底下的时候,突然冲入淋漓大雨之中。我非常惊讶,天上晴空万里,哪儿来的暴雨呢?我下车转身一看,怔住了,我看到的是什么?如乌云乱卷,如怒火,如狂飙。这些乌云先是从下面向上喷射,喷到半空,又跌落下来,化成苍苍银雾。这一卷云雾,给阳光照得闪亮,又飞上高空。乌云白雾,上下翻腾,再向上,如浓墨,如淡墨,像核爆炸时的蘑菇云,直耸高空,巍然不动,这场景真是有点惊人。原来接连落了几天雨,水位陡增,水电站提起溢洪道的一扇闸门,刚才所见,就是黄河之水从溢洪道喷射而出的情景。我再举首仰望,只见 馋岩壁立,万仞摩天,峡谷之内,烟雾缭绕,浪花飞溅,发出千万惊雷的轰鸣。我到坝顶俯视,才看清黄河有如无数巨龙扭在一起飞旋而下,在窄窄两山之间,它咆哮,它奔腾,冲起的雪白浪花比岸上的山头还高,是激流,是浓雾,旋卷在一起,浩浩荡荡,汹涌澎湃,远去,远去,再远去,整个黄河都为白烟银雾所笼罩。

  可是没料到,我真正一览黄河的雄伟神姿,是在从乌鲁木齐飞回北京的飞机上,眼前一片飞云骤雨,升上高空,忽然一道灿烂阳光透过舷窗射在我脸上,急忙向下看,云雾里巍然耸立着雪峰,白得如同冰霜塑出的,像是那里刚刚落过一阵大雪,这是何等雄伟的冰雪海洋啊!

  飞机继续上升,下面出现了莽莽云流,向后飞速驶去,望眼所及之处,有一道整整齐齐的白云线,云线上悬着一条蓝天。飞机再上升,下面完全是旋卷沸腾的云海怒涛了。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云海忽然逝去,下面展现出一望无际的深褐色大地,阳光从上面像千万道聚光灯照射下去。一种出乎意外的梦幻般的奇景突然出现了。我想一个人一生一世也许只能见到这样一次吧!在这茫茫大地之上有一条蜿蜒盘旋的长带。这个长带有的段落是深黑色的,有的段落是银白闪光的。开始我茫然不知道这是什么,仔细看时,才知道是黄河。这苍茫无垠的母亲大地啊,是它的乳汁,从西北高原喷射而出,哺育着千秋万代子子孙孙。它纵横奔驰,呼啸苍天。这条浩荡的黄河,一下分散作无数条细流,如万千缨络闪烁飘忽;一下汇为河流,如利剑插过深山。多么辽阔无际的西北高原啊!高原上空,无数美丽的发亮的银白色云团,飘忽闪烁,如白玫瑰随风漂浮。这时那一曲牧羊人的歌声又嘹亮地响起,不过,这一次它不是在空中,是从我心中飞出,飞下长天,飞下黄河,随着惊涛骇浪而飞扬,而回荡。

  [品读]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这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对黄河气势的夸赞。黄河之水从天而降,一泻千里,东走大海,气魄宏伟,势不可挡。要表现黄河如此磅礴的气势,非具有黄河般宽阔的胸怀不能为之,非握如 椽之笔不能为之。现代著名散文家刘白羽,就以其广博的胸怀和如 椽之笔绘出了黄河雄美壮观的景象。

  文章是以自己的一次旅行为契机,集中笔墨突出抒写刘家峡看黄河以及高空看黄河两部分内容。这篇作品艺术上的第一个特点是,选择的观察角度十分精当。一从陆地上观察,一从高空中鸟瞰。从陆地上观察,先是仰望,再是俯视。尽管从陆地上立足一点看黄河只能取局部之情景,但作者善于调整拍摄镜头,从上、下两个不同的角度来展示黄河的壮美,这就起到了略去其它,强化主体的作用。从高空中鸟瞰黄河,视野更加开阔,居高临下。把黄河放在更辽阔的背景中,更能展现其雄伟神姿。

  第二个特点是抓住景物的特点,写景细致生动,想像丰富。作者抓住黄河雄美壮观的特点,以生动的笔触进行了细腻的描绘。写刘家峡电站大坝看黄河之水,既写了远望之景,又写了近观之景;既有仰望所见,又有俯视所见。这似乎还不够,作者还要描写黄河的全貌。于是作者又浓墨重彩地渲染了一幅高空观黄河的壮美画卷。茫茫的大地之上,黄河成了一条蜿蜒盘旋,黑白相间的长带,它纵横奔驰,呼啸苍天,其气势之大,撼人心魄。“白雪、白云、蓝天、深褐色的大地、深黑色、银白的闪光河段。”等等意象色彩斑斓,如诗如画。“怒火、狂飙、蘑菇云、聚光灯、巨龙、缨络、白玫瑰、利剑”的比喻,形象新奇,想像奇特,如梦如幻。

  融情于景,借以抒写壮怀激烈的诗情,是刘白羽散文的艺术特色,也是此文的第三个特点。作者并非单纯摹写黄河之景,而是处处融入自己豪迈奔放的激情。如“黄河在我记忆中永远是奔腾呼啸的激流啊!”那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气概啊!”“这苍莽无垠的母亲大地啊......”“多么辽阔无际的西北高原啊!”等等饱含感情的句子,直抒胸臆,激情澎湃。作者赞美祖国山河的壮丽,其实是在抒发热爱祖国的强烈的思想感情。

  结构紧凑严密,曲折有致是本文的第四个特点。刘白羽以为“好的结构,应当不是平铺直叙,而是波澜四起。”文章开头用一首诗表达“我”想看黄河的急切心情,第二段却又一转,写兰州的黄河令“我”失望,当我埋怨兰州黄河的平淡无奇之时,刘家峡却向我展示了黄河的雄美壮观。到此为止读者会认为作者已经心满意足了,但作者用“可是我没有料到”又进一步纵深描绘其雄伟神姿、先抑后扬,层层推进,真可谓尺水兴波,一波三折。结尾“这时那一曲牧羊人的歌声又嘹亮地响起....”一句即与第四段的“我觉得空中响着牧羊人的嘹亮歌声”遥相呼应,又升华了主题。